茧眈x

最近可能要咕了,期中考成绩要出了。还有要旅游了。


还有,你们想看的cp我会尽力写。我主吃伪白,欲沐,瓦瓜,鱼熊,A瓜或蓝A,山糖,骨秋,杰叽,局路,狮鼠等。

第五的吃杰佣,园医,蝶盲,鹿幸,裘前,蛛机,黄冒,厂律,欺诈组,摄俭,黑白这些。

还有一些像巍澜,k莫,猫鼠……这些的


新坑已经在写了,不过应该还有一篇伪白小甜饼才到,谁能告诉我怎么发链接啊!想看我写的,自己在评论发梗,我尽力写。


And,一件很重要的事!我吃的cp可逆不拆!!!不拆!!!


伪白小甜饼

  occ预警


  请勿上升真人,否则薅你头


  梗来源于自己班的一对男生


  日常抱走莉莉姐


 

  运动会——


  老白皱着一张脸,向虚伪说:“伪伪,我不想跑1500,老师是魔人吧,怎么就让我跑啊。”虚伪说:“老白别担心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老白说:“你说的不是废话吗,你肯定要陪着我。”虚伪宠溺的说:“好好好,陪着你。”(我媳妇真可爱)


  虚伪他们先下了操场,找到自己班的位置坐下,老白下来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,但他一来就去了虚伪旁边坐着。(我们班那两个就是这样)到了老白跑1500时,虚伪一脸紧张,连旺仔牛奶都放下了。虚伪鼓励了老白好久,最后,老白可怜的说:“我去了。”虚伪强忍着心疼,把老白送到了检录处。


  “哔-”随着哨声响起,比赛开始了。老白迈开脚步向前跑去,刚开始,大家都不会跑太快,保持匀速,保存体力。但在三圈后(一圈四百),选手们的速度都逐渐加快。虚伪看着老白苍白的脸色,心如刀绞,恨不得上去替老白跑完全程。当虚伪看见老白冲过终点线才松了一口气。


  老白喘着粗气,慢悠悠的走回来,周围同学给他递水,老白没接,直接向虚伪走去。虚伪贴心地把矿泉水的瓶盖拧开,递给老白,老白坐在虚伪的旁边,很自然的接了水,大口大口地喝。虚伪说:“没事吧,老白。”老白说:“伪伪,我是第三哦。你看我厉害吧。”虚伪宠溺地笑了笑,说:“对,小白猪你最厉害了。”“不许叫我小白猪。”老白不满反驳。“好好好。”虚伪笑的更开心了。


  旁边同学:“我是谁?我为什么在这里?我可以走吗?”


  下午,烈日当空。虚伪不忍老白用手遮太阳,给老白打了伞,虚伪的伞很大,能把两个人都遮住还有空位。一位没带伞的瓦不管同学试图挤进去,但是却被虚伪一把推开,瓦不管同学十分伤心,去找了他的甜瓜诉苦,并表示:“虚伪老白两个臭男人,还好我有甜瓜。并趁机揩甜瓜油(bushi)两个魔人,天天撒狗粮。”虚伪十分不满,反击说:“你和甜瓜没撒狗粮吗?好意思说我和老白。而且我和老白打伞就够了,你有甜瓜。”瓦不管:“你这样说的我们好生份,虚伪,我是你什么人,连帮我打伞都不行吗?”虚伪冷酷无情:“外人。”瓦不管很伤心:“我们兄弟这么久,我只是个外人。”

虚伪说:“那肯定是外人啊!内人大于等于二就出作风问题了。而且我的内人只有一个,就是老白。”瓦不管还想说话,被一个名叫茧耽的魔人制止了。茧耽说:“你们看似吵架,实则撒狗粮,请停下你们的魔人行为好吗!单身伤不起!”虚白瓦瓜面面相觑,有一点点尴尬。然后,他们在伞里继续骚聊,聊到运动会结束。


  同一个班的同学表示,我要努力,我要转班!我再在这个班待下去,我就要从100斤胖到300斤了!





  谢谢观看!


  么么哒!


骨灰戒指

写文新手,请多指教


十分occ


请勿上升真人,否则我把你头发薅光


私设如山


(因为很少看伪酱直播,所以写不好请见谅)


  虚伪躺在床上,亲吻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。虚伪眼神空洞,似望着戒指,又似透过戒指望向远方。虚伪眼角滑落一滴泪,哽咽这说:“老白,我想你了,你回来好不好,老白……老白……”声音逐渐变弱。要是虚伪熟悉的人看到了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


“ 大家下午好,我是虚伪。今天和微笑,老欲为,沐木一起开黑第五。”

  (伪酱下午好吖)


  (下午好)


  (虚咕咕开直播了,可喜可贺)


  (前面的是魔人吗?)


  “我不就是鸽了两天吗,用的着这样对我吗?”虚咕咕很委屈


  (用得着,下一个)


  (用得着,下一个)


  (你怎么可以把鸽了两天说的这么轻描淡写)


  (伪酱这两天去干什么了啊?好奇.jpg)


  看到这条弹幕,虚伪突然沉默了一会儿,又笑着说:“没什么,只是去探望一位故人罢了。”


  (故人,是谁啊)


  (伪酱,故人是谁啊)


  (好奇.jpg)


  (好奇加一)


  “故人是谁?只是曾经的爱人罢了”虚伪平静地说,但他愈来愈红的眼眶,昭示了他此刻的心情。


  (曾经的爱人,悄咪咪地问一句,是老白吗?)


  (不要提那个颜色主播,还嫌不够惹人厌吗!)


  (请不要提不在场主播)


  (呀!我才注意到前天是5月29号呢!)


  以虚伪的屠皇视力怎么会看不到那条弹幕呢只是他选择性的略过了,虚伪亲吻了一下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,低声念了一句:“老白……”


  在直播里总是有几个人,耳朵特别灵敏的


(我没听错吧刚刚我好想听见了老白的名字)


(戴着耳机的我表示好像确有此事)


(啊!真的吗?)


  (请大家注意弹幕礼仪哦!)


  虚伪选择了略过这些,直接开始游戏。虚伪一脸不满的说:“哎呀,怎么又是军工厂啊,今天连着十把了。好,开局我们出生在小房。哎,这把是约瑟夫啊,嗯,照相了。唉唉唉,wo ri ni ge 他什么时候来的啊!”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(懒得写),虚某人倒地了(为什么我会那么兴奋),“啊啊啊啊,你们快来救我啊!”虚伪大喊。在虚伪上树时,欲为和沐木正在亲亲,“欲为,mua~”“好,娇妻,mua~”(你们自己脑补)。让我们来关注一下微笑,哦,微笑正在朝虚伪上树的地方跑去,虚伪救下了。但微笑在放分身时被靓仔打了一个震慑斩,就在这时,机子亮了,大心脏起飞。“哎,闪现。”微笑又倒了。这把没人救微笑,三出。


  在他们玩了很久了,准备下播时,微笑突然叫住伪酱,认真地说:“虚伪,我喜欢你,你可以和我交往吗?”虚伪还未出声,欲为和沐木已经开始闭麦聊天,“你觉得他们能成吗?”“我觉得不能,毕竟我们都知道那两个人感情以前多深,当时都不知道腻歪成什么样了。”“他们都过了好久了,不知道伪酱怎么想。”“唉,一切都未知。”


  与此同时,虚伪那边的直播间已经炸了


  (笑笑喜欢伪酱!)


  (笑伪女孩激动探头!)


  (搞事情啊,粗大事了)


  (伪酱会答应吗?)


  虚伪懵了一下,然后望了一眼无名指上的戒指,抱歉地说:“对不起,微笑。我不能答应你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  (啊,伪酱没答应)


  (只有我在意伪酱口中的喜欢的人是谁吗?)


  (前面的,不止你一个)


  (笑笑好可怜)


  “啊?是这样吗?那对不起,打扰了,请你当我没说刚才那些话吧。嗯,还有,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吗?如果不方便就算了。”微笑说。


  仿佛是因为提到了自己深爱的人,虚伪脸上洋溢着辛福的笑容,说:“我喜欢的人,是独一无二的。在我眼中,他是完美无缺的魔人。”


  (我貌似想到一个人)


  (前面的,我好像也想到了一个人)


  (如果你们和我想的是一个人的话,但那个人已经逝去了)


  (是B吗?)


  “对,没错,就是你们想的那个人,老白。虽然他走了,但我忘不了他,也不会忘记他。所以,微笑,对不起了。”虚伪说。


  “还有,我不是咕了两天吗,我去探望他了。前天是五月29号,是他的生日,也是忌日。”虚伪补充道。


  (伪白女孩激动)


  (伪白女孩啃着糖做的刀,心满意足)


  (笑伪女孩伤心低头)


  (前面的笑伪,来一起磕伪白啊!)


  微笑失望的说:“好吧,谢谢。”


  第二天


  虚伪发了一张照片,发布时间刚好是5:29。虚伪发了一张右手上有戒指的图片,并标注:“已婚。”


评论:(伪酱已婚?和谁?)


  (对啊,和谁啊)


  (伪酱发喜糖呀)


  (可喜可贺,虚咕咕结婚了)


  虚伪本人:“我和老白,前面的说的没错。这是骨灰戒指,骨灰戒指是由深爱之人的骨灰做成的戒指,所以,老白是我深爱之人,就算他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

 








完了,耶!

第一次写,我有一点慌

总之,谢谢观看!